2020-12-19 16:46

  中国游戏产业正迎来升级换代时代。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GPC)与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发布了《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0 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786.87 亿元,比2019 年增加了478.1 亿元,同比增长20.71%,增速较快。2020 年,中国自主研发游戏国内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401.92 亿元,同比增长26.74%,海外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154.50亿美元,同比增长33.25%。自主研发游戏收入喜人。

  迎来又一个春天的中国游戏产业,在自身加速发展的同时,也亟待更完善的法律环境,以保障百万行业从业者、数万家游戏企业的长久利益。《2019年游戏行业诉讼大数据报告》显示,2019年游戏行业诉讼类型呈多样化趋势,刑事案件占比34%,民事案件占比66%,民事案件中商标侵权案件、著作权侵权等知识产权侵权案件占据了39%。

  日益壮大的产业规模、不断增多的版权诉讼,折射出中国游戏产业正站在十字路口——如果版权保护力度滞后,游戏产业会陷入劣币淘汰良币、非正当竞争等发展陷阱中,进入下行通道。

  版权保护正成为政府、行业、从业者和用户共同关注的命题,建设国际一流标准的游戏产业生态,需要同样建设一流标准的游戏版权保护体系,后者不仅能为游戏企业带来专注于经营的市场环境,还将为整个行业提供新的增长动能。

  关乎游戏产业走向的盛会

  近日,2020中国游戏产业年会再次举办。与往年相比,今年大会的亮点是首次设立游戏版权生态保护与发展分论坛。12月16日的游戏版权生态保护与发展分论坛,吸引了来自学术、产业、司法、科技等方面的专家,从法律、行业实践和未来探索三个方向,探讨对游戏版权生态保护与发展的建议。

  这是一场指向游戏产业版权保护顶层设计的峰会,更关乎这一产业的发展命运。从文字版权到音像版权,中国文化产业正呈现产业发展与知识产权保护深度融合的趋势,随着游戏产业的高速发展,游戏产业成为版权保护的又一个重要领域。如果没有完善的版权生态保护,游戏产业将陷入“零和博弈”、劣币淘汰良币、原创者难以为继等困局。

  

 

  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的副秘书长、游戏工委秘书长唐贾军点明了游戏版权保护论坛举行的必要性和紧迫性,目前,中国网络游戏市场规模日益庞大、且保持快速发展态势的游戏产业,如同高速前进的飞艇,但如果没有版权保护这块“压舱石”,就可能陷入翻船风险。

  从电子游戏到网络游戏,再到由此衍生的游戏短视频、游戏直播,游戏产业在日趋多样化且复杂的场景中不断扩展市场边界,也就对版权保护提出了新的命题——游戏产业发展越快,越需要版权保护的同步跟进,及时覆盖新的应用场景,让游戏这一典型高投入、高回报、高风险的“三高”行业获得全链路保障。

  正如腾讯研究院版权研究中心秘书长田小军所指出的那样,新《著作权法》对于游戏作品的定义更加科学,尤其是引入视听作品,提供了明确的权利保护类型,这将有利于未来在游戏直播中相关版权保护的落地。

  网络游戏作品著作权归制作人(即游戏开发商)所有,让网络游戏的产权归属得以明晰,有利于游戏开发商运用和维护对游戏的著作权。恶意游戏侵权高达5倍的惩罚性赔偿,以及最高500万的法定赔偿,则进一步提高了游戏侵权的违法成本,从而以更强的制度威慑力有效保障版权所有方的合法权益。

  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副院长丛立先,指出了对于网络游戏直播画面的合理使用情形可以通过新《著作权法》第24条的“三步检验法”和“合理使用四要素”去判定,并指出所谓“转换性使用”一般情况下不构成合理使用行为。这也就有助于厘清游戏直播存在的版权模糊地带,为游戏版权所有方维权及司法机关裁决提供法律依据。

  网易法务总经理周洁在此次论坛上分享了游戏内容版权生态合作的实践与案例。以网易游戏《阴阳师》为例,通过游戏、衍生游戏、音乐厅等众多以“阴阳师”IP和内容为核心的产业链构造,其品牌价值达到468亿元。

  众多与会专家的建言献策,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游戏版权广阔的产业前景。良好的版权保护,将让原生游戏IP裂变为无数细分IP,每一个细分IP都将带动一个垂直类产业,从而形成产业矩阵。

  完善的版权保护,不仅能为游戏本身带来与投入对等的回报,也为后续的多轮IP授权经营与衍生品开发扫清了障碍,使得游戏产业能够更加有效地连接其他产业,形成对其IP价值的共同开发。

  新《著作权法》带来的产业想象力

  2020年11月11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决定。新《著作权法》的价值和意义不仅体现在法律层面,也将推动游戏产业版权保护的规范化、体系化,更为游戏产业的纵向与横向发展带来了广阔的市场想象空间。

  这首先体现在游戏开发企业的先期投入保障上。以游戏为代表的互动娱乐产业,由无数长期投身于游戏制作、开发的人才所推动,从创意、企划、场景、角色到特效,每个环节都由专业人员日夜精工制作完成,他们创造出当今世界最为卓越的互动娱乐产业,为全球数以亿计的用户提供更具品质的游戏产品。

  这使得游戏产业同时也充满了竞争性。游戏企业需要高薪聘请专业人才,耗费巨资来完成一款新游戏;一个成功的游戏背后可能有一千个失败的游戏,游戏产业也是 “勇敢者的游戏”。

  新《著作权法》将让数千专业人才长达一年乃至数年研发、耗资上亿乃至更多的新款游戏,从“一出生”就贴上版权保护的印章,一旦遇到被盗版、被违法下载及分享、被倒卖等侵权现象,都可以借助新《著作权法》重拳出击。

  由此,游戏开发企业最宝贵的资产,游戏及人才都将得到双向保护。

  此前,巨额投入的游戏某种程度上等于为侵权者做嫁妆,投入产出比的悬殊会使游戏研发企业营收不足、人才流失,乃至陷入亏损及破产风险。新《著作权法》让游戏产业的最上游——开发者的知识智力成果不被损害,让每款精心制作的游戏获得对等的市场回报。

  未来,中国有望出现更多的《天涯明月刀》、《阴阳师》、《幻境双生》、《疑案追声》等国产原创游戏IP,无论是大制作,还是“小而美”,在版权保护的助推下,都有可能一鸣惊人,共同朝着世界一流游戏IP标准迈进。

  

 

  天涯明月刀页面

  当前,从小说、游戏等原创IP到电影、短视频、广播剧、音乐剧等衍生,中国的IP衍生形式多样,为此,新《著作权法》拓宽了在某些产品上的保护范围。

  比如,它将“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修改为“视听作品”,这将有利于游戏作为一个整体(包括游戏的整体画面、文字内容、美术内容等具体组成部分)被纳入著作权保护范围。

  比如,此次修订将广播权的行使方式扩充为“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公开传播或者转播”,将互联网直播行为纳入了广播权的规制范畴,厘清了广播权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界限。

  这将有助于各大游戏开发企业开发更完整的产业链,未来,或许我们将见证中国版的“迪士尼乐园”,集游戏人物角色扮演、游戏模拟场景4D再现、音乐剧、情景剧、游戏人物互动餐厅等为一体的国产游戏IP乐园。

  此外,游戏版权保护的完善,将使游戏开发方与众多企业“跨界”合作,将游戏IP授权于广告营销、餐饮、汽车、快消品等不同领域,推出产品组合套餐,形成泛娱乐化产业生态,这些合作企业也不用担心自己的投入因侵权泛滥而受到影响。

  可以说,游戏版权的法律保护边界,决定了游戏版权产业链的发展边界。新《著作权法》将助力游戏扩展到音乐、影视、动漫、旅游、电竞、服装等领域,拓展游戏产业规模。

  让版权保护成为最强生产力

  在世界游戏产业中,中国游戏产业是后来者。版权保护将成为中国游戏产业未来生存发展的核心竞争力,也将是抢占产业制高点的重要战略资源,未来版权市场争夺将会更加激烈,实现版权价值最大化,将是游戏行业的立身之本。

  要打造中国游戏产业的全球影响力,离不开“引进来”和“走出去”相结合的国际化互动合作。

  在“引进来”上,国内已有诸多成功案例,如《英雄联盟》、网易和哈利波特合作的手游等。“引进来”需要为相关国际游戏企业提供成熟的商业运营模式,唯有版权保护方能让其获得应有的市场回报,从而促进游戏版权引进的多方共赢。

  

 

  《英雄联盟》页面

  近年来,中国游戏企业也在加速 “走出去”,比如Sensor Tower最新数据显示,11月《原神》在海外App Store和Google Play吸金超过1.05亿美元,收入前三的海外市场为日本,美国和韩国。

  接下来,中国原创游戏也会加速扩展海外市场,而无论是哪一种路线,版权保护都将为中国游戏企业的原创开发及并购合作保驾护航。

  随着新《著作法》的立法及落地,版权保护使游戏行业更健康,使内容行业更有生命力。一方面将带来游戏产业知识保护环境的持续优化,为国家知识经济发展做出贡献;另一方面则为游戏产业的“走出去”、“引进来”,深度开发及衍生产品等产业链提供配套支持。

  之前,多地司法机构都在积极探索游戏产业的版权保护新模式。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在2016年和2017年终审的“DOTA2”案和“奇迹MU”案都引起业界广泛关注,前者是国内首例电竞直播纠纷,后者首次将游戏整体作为类电影作品提供版权保护。

  在网易诉华多公司侵犯“梦幻西游2”游戏著作权一案中,法院也将游戏整体画面作为类电影作品保护。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认定“梦幻西游2”游戏画面构成类电影作品,华多公司赔偿网易2000万元。

  随着新《著作权法》的实施,各地知识产权法院将更成熟地运用法律法规,推动对游戏版权侵权现象的法律制约。在具体的诉讼裁定中,科技驱动下的创新式保护有着广阔的成长空间。

  在已有的前沿科技中,AI技术可以利用视频指纹+采集技术,快速发现网络游戏直播中的直播源泄漏,防止直播内容被剪辑成短视频传播;区块链技术因其不可篡改性,能够地将电子证据固化,实现侵权监测、侵权固证、威慑维权和在线诉讼等,提高判决流程效率。

  至信链是腾讯研发的一条被司法端认可的底层区块链,目前已有工信部一所、四川高院、深圳前海法院等十多家公信力机构加入成为节点,这将为游戏版权提供更为高效、精准的保护模式。

  “制度+技术”的双重治理,将为游戏产业带来多重价值:商业环境更加安全,内容质量将会提高,各厂商投入与产出的可预见性会更高,游戏产业将进入真正的良性循环。

  结语

  中国游戏产业近年来发展飞速,涌现了一批国创精品。然而就目前而言,国内游戏产业仍面临不少挑战:缺乏相对完整的产业链,后期衍生产品开发力量薄弱,游戏版权保护有待加强等等。

  积极开发相关衍生产品,实现企业品牌管理的体系化,实现品牌价值的提升,成为中国游戏产业必须要跨越的山峰。激活游戏版权的多层次价值,就是要围绕版权运营、授权与保护等问题尽快搭建起行政监管、行业自律、技术保障相结合的长效管理机制。

  可以预期的是,随着新《著作权法》提供的更全面法律保障,众多企业以AI、区块链等先进技术对游戏版权保护全链条的赋能,中国游戏将迎来更活跃、更开放的产业环境,无论是产业上游(开发方)、中游(运营方)和下游(用户),都将在法律范围内更加顺畅、高效地行使合法权利,推动整个行业形成三方共赢的良性发展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