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3 12:36

疫情阻击战正在进行时,共同抗疫离不开企业的参与,尤其是互联网平台的助力。揆诸眼下,有些企业就用主动担当展示了“抗疫共同体”的价值自觉。

就在1月31日,新电商平台拼多多宣布向湖北地区捐赠100万只医疗专用口罩、2万套防护服、20万只医用手套及30吨德国进口医用消毒液等物资,以缓解当地医疗物资短缺的局面。

这是对既有动作的加码——1月23日,拼多多正式上线“抗疫情专用频道”,通过“百亿补贴”对抵御疫情相关的医疗卫生用品和药品进行全面覆盖;1月29日,拼多多向快递公司下发通知,向满足履约时效的相关物流订单进行定向补贴。截至目前,拼多多已拿出超6亿元专项资金补贴医卫类商品。

抗疫是跟疫情的对决,也是对物资短缺等难题的攻坚。要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稳定物资输送配给是重中之重。表面上看,这是后勤保障问题,但从深层次看,这是个供需怎么平衡的问题。

就当下看,口罩等防护物资的相对匮乏,已成社会痛点。尤其是疫情最严重的湖北,身处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医用口罩、护目镜、防护服等物品缺口尤为严重。连日来,很多医院因物资告急向社会求助,武汉协和医院更是表示“不是告急,是快没有了”。医疗和生活物资需求量猛增与供给不足的矛盾,也成了防控疫情的现实掣肘。

在此背景下,不少企业和个人也精准纾困,将助力“保供”作为参与抗疫的重要方式,而不只是捐款。这样的驰援动作,确实解了很多医院的燃眉之急。但要根本性地解决物资可能断供的困境,还得靠供给侧发力——怎么对冲春节期间人工、供应链、物流等不稳定造成的产能临时性受限的负面影响,怎样依托市场化力量实现物资足量供应与高效调度以应防疫之需,尤显关键。

在这方面,拼多多的助力方式,就提供了可资参照的样本:在直接的资金捐赠外,拼多多更在“供”和“需”匹配上下足了功夫,在推动供应链上下游、产业生态圈协同保供上用尽了心思。

事实上,为了助力抗疫,这次很多互联网巨头都以捐款捐物、大数据分析、物流保障、支持防疫研究等方式参与其中。拼多多也不乏这些举动,如对跟疫情有涉的相关订单进行物流补贴,联合物流企业开辟配送物资触达的绿色通道,联合高校设立1亿元抗疫基金等。但在供应链整合以应对短时资源结构性紧缺上,罕有企业能采取像拼多多这样的大手笔与硬核措施。

为了让供应跟上,拼多多在疫情发生后迅速启动特殊商品应急预案,开启了多线作业,以保障特殊时期源头供给:打通国外采购渠道,从海内外直接采购医疗物资,统筹组织国际生产资源;助力盘活“闲置”产能与库存,在国内动员匹配产能,直接协调生产抗疫所需物资;非但如此,还是找最合适厂家、得到最低价格,避免供需在物料价格高企下的错位。

但这些说易行难,别的不提,现在节点上增加产能、物资短缺语境下调度物资的成本都很高,这跟医护人员和民众需要平价物资的需求必然抵牾冲突。如何保证民众买得起,厂家愿意产?拼多多采取的办法是大量补贴,借助补贴来平抑价格,同时又不伤害厂家的积极性,用市场化方式消除了供需对接面临的“成本涨价格也涨”堵点。

如果说,捐钱捐物是相对“初级”的履行社会责任模式,那以多重补贴带动厂家增加产能助益保供,无疑是对社会责任感的另一种彰显。这种方式来得更“巧”:明靠补贴,暗靠赋能,多措并举,起到了“社会唤醒”作用,唤醒了很多厂家商家的产能,也唤醒了其责任感。

这种做法本质上就是用平台化履责托起“抗疫力场”——学者肖红军曾指出,平台的社会责任实践方式不断向多样化与高级化演进,会经历从“授人以鱼”到“授人以渔”再到“搭建渔场”的转变,以及由自身直接履责到推动价值链成员履责再到平台化履责的转型。而拼多多就是依托平台辐射效应,带动产业链上多方参与到物资“稳供应”中来。

到头来,这既让物资短缺问题有了更多供给端的保障,也让很多口罩、防护服类实体行业和涉医卫产业带产能被激活,在电商已成当下采购抗疫必需品主要渠道的情形下,也让民众得到了便利与实惠。

需要明确的是,这样的平台化履责,也将平台自身优势跟抗疫需要进行了捏合:拼多多的商业模式与自身运营机制,决定了它在调动产能跟低价保供上有优势,这重优势又跟“抗疫需求”天然契合。

高性价比商品+规模化供应链+合格服务能力+共商定价机制,本就是支撑拼多多这些年爆发式增长的关键因素。与此对应的C2M(反向定制)模式,呈现了拼多多可跟厂家和C端直达的强联系特点;拼多多的社交化玩法跟下沉在,则能聚合起碎片化需求跟网状商业流。这些反馈在抗疫物资筹集调度能力上,就是能迅速了解到市场对物资的需求规模,并快速调动起厂家积极性,让物资货源更充分,让物资价格更实惠,让物资触达医护人员和民众更方便。

因此,拼多多以增加物资供给作为“驰援湖北”的着力点,用平台化履责托起“抗疫力场”,也是将做善事行善举跟自身所擅长的结合。

哈佛大学教授迈克尔·波特曾说过,“没有一家企业会有足够的能力和资源来解决所有的社会问题,它们必须选取和自己的业务有交叉的社会问题来解决。”在他看来,企业履行社会责任分两种:一种是反应型的,一种是战略型的。反应型的就是做个良好的“企业公民”,致力公益性捐助等;战略性的则是寻找能为企业和社会创造共享价值的机会。他认为,只有通过战略性地承担社会责任,企业才能对社会施以最大的积极影响,那些裨益社会的行动才能持久。而拼多多这样做,就是战略性地履行自身社会责任。

抗疫需要社会各方多些主动担当,包括企业积极地践行社会责任。就此看,疫情当前,像拼多多这样用平台化履责托起“抗疫力场”、针对物资问题精准施策的自觉担当,显然多多益善。

子衿(媒体人)